Categories :

错失欧冠冠军的苏宁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

很多人没意识到,上周日凌晨的那场欧冠决赛,是中国人离大耳朵杯最近的一次。虽然场上包括替补席,没有一张东方面孔,除了

他有一些更被人熟知的身份,苏宁创始人张近东唯一的儿子,和王思聪齐名的“富二代”,以及被许多江苏球迷口诛笔伐的“老赖”——去年,几乎在同一时间,国米踩过尤文,问鼎意大利杯,张康阳收到了来自家乡的另类礼物,一条前江苏队球员的讨薪微博。

急着问他要钱的,还有一家国有大行。就在那条微博发布后不久,张康阳向法庭申请笔迹鉴定,此前他一直声称,与银行签订的再融资协定与自己无关,签字是被伪造的。鉴定结果证明,他的记忆出了差错。

赛前,张康阳曾告诉媒体,父亲张近东因为太忙,无法亲临现场观赛。这或许也是国米最终没能拿下比赛的因素之一。《都灵体育报》曾做过统计,凡是有张近东现场督战的比赛,国米还没输过。这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被称为“张近东效应”。

老张没能到场,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去年,因为连续三年亏损,他执掌的上市公司苏宁易购变成了ST易购,目前股价不到2元。光去年一年,他们就亏损了162亿。就在欧冠决赛前一周,ST易购还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就公司经营情况提出了一系列问题。

张康阳原本能为父亲送上一份厚礼。如果国米能夺冠,俱乐部估值能上升至15亿欧元,苏宁所持有的近7成股份可以卖个好价钱。

同为“富二代”,张康阳要比王思聪要低调很多。至今,中文互联网上关于他的信息也并不多。最详细的一份,来自于2017年,《财富》中文网一篇吹捧痕迹略重的报道。开头就戏剧性地描绘了他第一次参加国米股东大会时的场景——在一众国外股东尖锐的提问和批评声中,张康阳缓缓起身,冷冷地告诉所有人:“我们来了,就做得到。”

2016年,苏宁出资2.63亿欧收购国米68.5%的股份。刚毕业不久,还在摩根士丹利实习的张康阳据说起到了一锤定音的作用,他远赴意大利,和国米前主席莫拉蒂促膝长谈,说服他把票投给了苏宁。

在新闻发布会上,父亲张近东激动地表示,进军体育产业不足1年的苏宁集团,与百年豪门国际米兰牵手,让人惊艳而欣慰。

那年,老张在国内也大手一挥,在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的新赛季出征仪式上提出要求:三年问鼎中超冠军,五年雄踞亚洲之巅。为此,苏宁在休赛期花了7800万欧元,引进了两位巴西外援。

“金元足球”并不是老张首创。就在此前一个赛季,广州恒大队实现了中超五连霸,拿下了三年来第二个亚冠冠军,超额实现了老板许家印5年前那个“冲出亚洲,争取在5年内拿到亚冠”的目标,代价是5年来近20亿线年请意大利人里皮执教,就开出了1个多亿的年薪。

2020年11月,江苏苏宁拿下队史首个中超冠军,却在四个多月后因为苏宁没钱了遭遇解散。“国际米兰金腰带,江苏苏宁无尸骸”的说法不胫而走,球员无奈上微博向张康阳讨薪。

这段日后被称为“美苏争霸”的商战一直持续到2008年,以黄光裕入狱草草收场。

从2012年开始,苏宁打开了钱袋子,开启了一轮又一轮的收购,砸钱力度一波高过一波。

这些在各自领域非头部、无法自我盈利的资产,不仅没能起到输血作用,还继续在苏宁的“联合舰队”上扎洞。

苏宁最大一笔收益来自于2018年变卖阿里股票获得的113亿元。这笔投资最早追溯到2015年,是双方为了阻击京东做的交叉持股。

比张近东更爱足球的王健林正在全球疯狂地“卖卖卖”。一南一北的两位商界大佬,一个继续随着惯性向左走,一个已经转身向右一路狂奔。

2015年,老王用近4500万欧元收购了西甲球队马德里竞技20%的股份,给所有中国企业打了个样。他希望借助对方青训方面的经验,推动中国足球朝前发展。

随后6年,大连万达4次夺冠,包括96-98赛季的3连冠,创下连续55场不败记录,成为大连和中国足球的象征。

尤其是宋卫平,他曾与一位记者打赌,足协会下定决心“反赌扫黑”,赌注为一栋豪宅。

如今往事如烟20余载,中国足球查完球员查教练,查完教练查裁判,查完裁判查领导,一路查到了国家队,除了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回光返照”,始终在刷新底线年,王健林率领万达,以冠名商的身份短暂亮相过中超联赛,和中国足协达成了和解。四年后,他先是收购了马竞20%的股份,随后支持大连一方投资阿尔滨足球队,一步步融化掉曾经永远退出的诺言。

那是一场据说能载入哈佛校史的演讲。王健林是首位走上哈佛公开课讲台的中国企业家,慕名而来的学生超过千人,把商学院最大的教师伯登讲堂挤得满满当当。

尤其是2017年,《人民日报》在一篇《莫把工具当目的》的财经评论里点名批评了万达、乐视以及四大银行,重重地敲了敲黑板:“依靠‘高杠杆、高贷款’寅吃卯粮、野蛮生长的时代,一去不返。”

当年7月,把旗下13个文旅项目91%的股份和76个酒店项目,以637.5亿卖给了融创中国和富力地产;半年后,作价340亿元卖掉了万达商业14%的股份,接手方是腾讯、京东,以及勒紧裤腰带依然在买的苏宁;紧接着,引入阿里和文投控股,成为万达电影的二、三股东,换回78亿现金;数天后,西班牙媒体曝出,万达已经卖掉了所持有的马德里竞技的股份,小赚500万欧元……

然而,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由地产公司吹起的“金元足球”泡沫也就此破裂。

曾经要建全球最大球场的恒大退地了,大批归化球员集体解约。去年以来,中赫置地的北京国安、富力的广州城、华夏幸福的河北队,都因为欠薪等问题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当然,也包括最惨冠军江苏苏宁。

“足球的事,我不想管了。”在这些商业巨子处于中国房地产发展的黄金时代里,拿出点利润就能养活球队,多砸点钱就能冲进亚冠。足球再怎么烧钱,也只是零头。当选择瘦身时,不赚钱的足球自然很快被一脚踢开。

在小张和老张的规划里,原本小张在国米的经验有机会在江苏队上做实践,但现在,他俩都已经没机会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