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二战:史上最著名的越狱行动

在许多电影中越狱都是一个经久不衰的热门题材,例如《肖申克的救赎》、《空中监狱》、《越狱》等等,紧张惊险的气氛,扣人心弦的情节,奇思妙想的方法都让人拍案叫绝。这些虚构的情节或许都有来处,但线名盟军飞行员从纳粹战俘营中大规模逃脱,至今仍是二战史上最著名的越狱事件之一。一名幸存者保罗·罗伊尔中尉直到2015年才去世,享年101岁。当他回忆那些惊心动魄的往事时,向人们展示了当年越狱的种种细节。

勒夫特3号(Stalag Luft III)战俘营是二战德国空军关押盟军飞行员的一个戒备森严的营地,分东、西、南、北、中五个大院,总面积达2400亩。每个大院都有15座牢房,关押着11000多名来自英、美、加、澳、新等地的飞行员。东大院1942年3月21日最早建成,主要关押英联邦空军军官。随后中心大院(1942年4月)、北大院(1943年3月)、南大院(1943年9月)、西大院(1944年7月)陆续竣工,大批战俘源源不断来到这里,成为纳粹的奴隶劳工。他们每天过着悲惨的生活,配发的口粮远不能满足正常的需求,只能通过红十字会和家人寄送的包裹勉强补充。

为防止战俘逃脱,德军想尽了各种办法:首先将营地建在战场中心地带——柏林东南约100英里,德国下西里西亚省萨冈地区(现波兰萨甘镇附近),距盟国和中立国都很远。800多名守卫架着机枪日夜不停地看守。其次这里是砂地,土质疏松很容易坍塌,非常不适合挖地道。营地表层土壤是深灰色,如果有人将较亮的黄沙倒在地上,或只是沾到衣服上都很容易发现。德军还将牢房抬高离地面60厘米,使任何地道出口都难以隐藏。营地周边埋设了大量,可以听到挖地道的声音。想从这里逃出去简直比登天还难,但再严密的监狱也挡不住盟军飞行员对自由的向往。

1943年春天,英国空军少校罗杰•布谢尔(Roger Bushell)构思了一项大规模逃离计划,准备挖掘3条又深又长的地道,让200人身穿便服,带着伪造的通行证和文件离开这里。他在1940年敦刻尔克大撤离时,在法国上空被击落,现在是战俘营逃生委员会成员,负责管理北大院所有的逃生机会,因此召集了一次委员会议来展示计划。布谢尔说:“这个房间里的每个人都活在借来的时间里,按理说我们都应该死!上帝给我们额外生命的唯一原因就是要和德国人战斗到底……我建议在北大院挖3条又深又长的地道,并通过其中一个逃生,总有一个会成功的!”营地最高军官赫伯特•梅西上校认为这种狡兔三窟的方法有可能成功,德军可能发现一条甚至两条地道,但很难想到还有另外的地道在同时开展,于是批准了“大逃亡”行动。逃生规模空前庞大,需要大量人员参与和高效组织,布谢尔作为策划者成为行动指挥官,代号“Big X”。

三条地道分别被命名为“汤姆”、“迪克”和“哈里”。为了严格保密布谢尔要求所有人只能称代号,决不能提“地道”一词,任何提及的人都会受到军事法庭审判。最终有600多名战俘参与了地道建设。经过一番准备后,这项伟大的工程紧锣密鼓地开始了。“汤姆”从123号牢房烟囱旁边的一个黑暗角落开始挖掘,向西一直延伸到森林中,但挖到中途就被德军发现炸毁了。守卫们果然没想到还有两条地道在秘密进行中。“迪克”的入口隐藏在122号牢房的排水池下面,上面用活动板门遮掩。它与“汤姆”方向相同,但离围墙更远不容易引人怀疑。只是挖到一半时德军扩建营地,“迪克”的出口位置正好被占用,所以地道只能中止,改成储藏砂土和挖掘工具的仓库,发挥了一定作用。

最终成功的只有“哈里”,它向北穿过牢房、病房和瞭望塔,一直到达营地旁边的树林中。战俘们千辛万苦凿穿了104号牢房的支撑柱,这样守卫就不会发现他们在屋子下面工作。地道入口隐藏在火炉下面,主体深达9米,这样守卫一般不会靠近,也可以避开监听。

为了避免金黄色沙子沾到衣服上,战俘们脱光了所有衣服在幽黑恐怖的地下工作。他们把沙子装进毛巾和衣服制成的小袋子里藏在裤子下面,外面再穿上大衣隐藏凸起,因此被称为“企鹅”。他们小心翼翼地将沙子撒到营地颜色相近的土中或平时照看的小花园里。两人装作交谈的样子,一个人翻土,另一个人快速将沙子撒入坑中。经过200多人约25000次的“蚂蚁搬家”,他们在守卫眼皮子底下成功处理了超过100吨沙子!德国人也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不对,但没有任何发现。为瓦解可疑行动,德军将19名嫌疑最大的人转到其他监狱,其中6人涉及地道建设。地道越来越长,能工巧匠们进行了许多技术创新。他们建造了一个由绳索、木头小车组成的地下网络,并用伦敦的两个著名广场为路口命名。

第37中队队长鲍勃•尼尔森用曲棍球棍、背包和乒乓球拍发明了一个粗糙的气泵系统,可以向地道内输送新鲜空气。他们还把红十字会援助的锡铁罐头制成铲子和油灯,用汤里的油脂做燃料,用绳子做灯芯。甚至用偷来的电线连接供电系统,点亮了几个灯泡。为防止隧道倒塌,他们拆了约4000条床板来支撑0.6米宽的沙质墙壁,又在墙上铺了1700条毯子消音。以至于原先每张床板上有20根木条,到最后平均只剩下8根。还有一些人用钱和紧俏商品贿赂守卫,获得地图、通行证等关键物资,再由几个技艺高超的家伙伪造出复制品。几个反纳粹的守卫也提供了大量帮助,起到了关键作用。

1944年3月“哈里”地道终于挖好了。第一批人包括30名德语流利或有越狱经历的人,生存希望最大,剩下70人在地道建设中功劳最多。第二批100人通过抽签选出,他们几乎不会说德语,生存希望较小,只能寄希望于夜间逃出德国。3月24日,逃亡行动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开始了。但是出现了不少意外,刚开始出板门就被冻住了,浪费了一个半小时才修好。其次隧道不够长,出口位置有偏差,晚上10:30第一个人爬出来时发现身处树林边缘,距瞭望塔不远。这里树木太少,难以提供足够的掩护。天气很冷地上有积雪,爬行会留下明显的痕迹。为避免守卫发现,他们只能将逃跑次数从每分钟一次减少到每小时十次左右。

凌晨一点左右部分地道坍塌,又不得不花费了一些时间疏通。经过一夜努力,到25日凌晨5点有76人从地道逃出生天。第77人逃跑失败,当时一名守卫巡逻差点掉入出口,使计划暴露无遗。还没逃生的人赶紧烧掉证件撤离,德军从出口处反向爬回,找到了入口位置。

凄厉的警报声响起,德军对整个营地进行了大搜查,结果令人目瞪口呆。整个越狱行动规模庞大,共涉及4000张床板,1700条毯子, 635个床垫、192条床罩、52张长桌,478把勺子、582把叉子……还有300米电线多个锡铁罐头。树林里的人努力奔逃,德军封锁边境设置路障,搜查农场和旅馆,用两周时间抓住了73人。只有3人成功逃脱,在瑞典水手和法国抵抗组织的帮助下返回英国,成为硕果仅存的幸运儿。希特勒知道消息后极为震怒,下令处决所有逃跑人员。幸亏一些高级将领劝阻,认为大屠杀可能导致盟军对德国飞行员报复,希特勒才勉强同意,但仍坚持处决“超过一半”的人员。50名战俘被盖世太保杀害,布谢尔也在其中。

1945年1月苏军解放集中营,所有战俘都迎来新生。德国投降后,1947年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了杀害战俘的18名盖世太保军官,并以战争罪判他们死刑和监禁。1963年,这个悲壮又惊奇的故事被好莱坞拍成电影《大逃亡》,上映后引发轰动。但是电影做了些虚构,将结局改成美国飞行员带领大家奔向自由。因此一些幸存者很不满,罗伊尔老爷子说:“我非常不喜欢这部电影,那里没有摩托车帮助我们逃跑……而且也没有美国人参与。”这位百岁老人从不认为自己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他平静地说:“我们都希望未来,而我很幸运能够得到未来。我们最终击败了德国人,就是这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