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足球城市】法国巴黎:一席流动的盛宴

2019年4月15日傍晚,巴黎圣母院塔楼起火致使火情迅速蔓延。这座拥有八百年历史的哥特式建筑在熊熊火光中令世人再次将目光聚焦于巴黎这座世界名城。雨果的小说为我们描绘了一个承载着人性光辉的巴黎圣母院,敲钟怪人卡西莫多与吉ト赛女郎埃斯梅拉达的故事令人神往。但巴黎吸引人之处又何至于此,凌空矗立在战神广场的埃菲尔铁塔,卢浮宫里那牵动人们心弦的蒙娜丽莎的微笑,抑或是繁华喧嚣的香榭丽舍大道,无一不是支撑巴黎旅游业发展的地标符号。

海明威那句已被后人反复嚼烂却依旧鞭辟入里的金句仿佛在耳边响起: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巴黎就是一席流动的盛宴。附在巴黎表面的魅力标签是浪漫和优雅,而一旦深入了解会发现巴黎对外人的不友好之处在于浪漫而慵懒,优雅且高傲。如果你是一个习惯了快节奏都市生活的工作狂人,那么这座一顿晚宴就要耗费四五个小时的城市似乎不太适合你。巴黎人真正的浪漫不是烛光宴,也不是红玫瑰,而是客厅地毯上的花纹,是卧室窗帘上的蕾丝,包括雕刻精细的床屏都是他们极度追求生活品质的佐证。巴黎人之所以高傲不是因为他们生活在国际一线城市,而是历史沿袭下来的沉思习惯令他们颇具涵养。

巴黎人享受生活与热爱思考的性格催化了一个伟大的社交场所的诞生——咖啡馆。政治家在这里聆听民意,贵妇在这里谈论八卦,艺术家在这里汲取灵感,知识分子在这里探讨学术问题。所以巴黎街头的咖啡馆会呈现这样一副图景:塞纳河畔,左岸的咖啡,人手一杯,开始尽情吹。从诗词歌赋,吹到人生哲学,至于那些随着方糖和奶精融化在褐色液体里的锦囊佳句,恐怕只有潺潺而过的塞纳河水能读懂了。不过,不要因此认为巴黎人全都头脑发达四肢简单,他们热爱所有体育运动,尤其是自行车、网球和足球。

巴黎圣日耳曼作为巴黎的当家球会,实际上底蕴并不深厚。法国足球甲级联赛早在1932年就已成立,但巴黎圣日耳曼却是在将近40年后才脱胎于巴黎FC。大巴黎队史上共获得过法甲冠军7次 、法国杯冠军12次 、法国联赛杯冠军8次 、法国超级杯冠军8次 和欧洲优胜者杯冠军1次。尽管他们的主场被称为王子公园球场,但巴黎圣日耳曼在足坛却难以当得起豪门之位,依靠金元足球独霸法甲的他们在球迷眼中更像一位暴发户。2017年夏天,巴西球星内马尔以创足坛转会纪录的2.22亿违约金加盟巴黎圣日耳曼,几乎在另一个高度揭示了这支球队的财政实力。

虽然俱乐部的底蕴不深,但巴黎这座城市还拥有全欧洲最先进的青训体系。克莱枫丹国家足球学院位于郎布耶森林内的一个56公顷的葡萄园内,距离法国巴黎西南郊区50公里,隶属于法国足协管辖,同时也是法国各个年龄段国家队的集训中心。

克莱枫丹青训营等同于足球领域的ENA(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秉持着精英主义的管理模式,三十年来致力于培养力量、速度、技术与意识兼具的优秀球员。每年在巴黎大区和诺曼底大区两千多名13岁青少年中仅有通过测试的23人脱颖而出,并有资格进行为期两年的系统化训练,最终走向职业的道路。所有经过选拔的球员,其住宿费、学杂费用皆由法国足协承担,这确保了工薪阶层出身的孩子也能有机会在球场上施展自己的才华。从亨利、阿内尔卡到姆巴佩、格里兹曼,这里诞生了许多天赋异禀的世界级球星。

这就是巴黎,一个浪漫入骨的城市,一席流动的盛宴。虽然俱乐部主打金元足球,但几十年来专注于青训的态度也令巴黎始终骄傲地屹立于绿茵世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