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欧盟裁定欧超胜诉但皇马巴萨“独立”大业难成

“欧超”再生变数!12月21日,欧盟法院裁定,像欧洲超级足球联赛等赛事无需经欧足联、国际足联等批准办赛。如果两大足球管理组织对参加欧超的俱乐部、球员作出禁赛处罚,即属违反欧盟法律。

2021年4月,欧超的成立引发足坛渲染。12家欧洲知名俱乐部联合宣布参与全新的洲际俱乐部赛事。如果赛事最终成事,欧超将与欧足联主办的欧洲冠军联赛分庭抗礼,争夺欧洲最具影响力的洲际俱乐部赛事的荣誉,以及与之相关的一系列衍生利益。

欧足联在欧洲各大联赛、国际足联乃至相关俱乐部所在国家的支持下,成功促使英超“六大豪门”“米兰双雄”以及马德里竞技等九家欧超创始俱乐部撤回参加欧超的决定,“首期”欧超规划遭到瓦解。同时欧足联还推动欧冠改制,缓和欧超创立背后的欧足联与豪门俱乐部之间的矛盾。

但仍有三家创始俱乐部坚持欧超计划:西甲的皇家马德里、巴塞罗那,意甲的尤文图斯。这三家俱乐部的领军人物佩雷斯、拉波尔塔和阿涅利,正是欧超蓝图的主要绘制者。其中阿涅利因尤文图斯财务造假案而在2023年被罚禁足,离开了俱乐部的管理位置,“老妇人”也退出支持欧超团队。

皇萨两大豪门却仍在斗争,欧超死而不僵。负责欧超运营的A22公司进入到与欧足联、国际足联法律交锋的环节,双方从西班牙的马德里商务法庭斗到欧盟法院。经过漫长的审理以及上诉流程后,欧盟法院裁定欧足联、国际足联无权只手控制职业足球赛事办赛权。裁定公布后,A22也迅速公布“第二期”欧超方案。

当初,欧超宣布成立后仅仅三天内,创始球队就退出得七七八八。如今在法律战场上取得难得的阶段胜利后,欧超又能不能真正重振旗鼓?

首先要注意的是,欧盟法院的这次裁决,并非正式敲定欧超诉欧足联、国际足联一案的结果。在诉讼从马德里转交至欧盟的过程中,欧盟法院实际扮演的是一个咨询、释法的角色,解释欧足联对欧超参赛俱乐部的处罚是否与欧盟的竞争法冲突。欧盟法院在其声明中宣称,最终诉讼结果交还马德里方面裁决。

这意味着欧超仍未正式胜诉。不过考虑到欧盟法院是欧盟地区的最高法院、其释法结果将作为马德里方面裁决的重大依据,欧超已经在这场诉讼中进一步占领上风。

对欧超来说,胜诉主要解决两大问题。第一,曾加入欧超或正在支持欧超的俱乐部都不应遭受欧足联处罚。这意味着欧超拉拢各俱乐部时可减轻俱乐部的后顾之忧。第二,欧超在法理上获得自由办赛的基本权利。这让欧超可以更公开、自由地与各家俱乐部直接谈判办赛事宜。

欧超固然通过法律行动取得重大发展突破,但是就欧超进一步发展的前景来说,这宗官司的意义也不宜高估。因为欧超只是质疑欧足联垄断办赛权。而众多欧洲法律界人士此前多数认为,现行欧盟反垄断相关法律有利于支持欧超的质疑。而欧盟法院在最终判决中也清晰表达意见:一方面,欧足联、国际足联所组织的足球赛事是商业行为,可适用市场竞争相关的法律;另一方面,欧足联、国际足联管理的透明度不足,不应由其独立决定某些新赛事是否允许举办。

因此,欧盟法院只是表达了对欧足联控制赛事主办权的态度,而非直接判定某项赛事办赛的合法性。在声明中,欧盟法院明确表示,该裁决并非“务必允许”欧超办赛。

同时,欧超的起诉也未触碰到欧超早期规划的核心争议:豪门俱乐部自己组织脱离欧足联管辖的比赛,是否也是另一种垄断行为。总的来说,无论欧超是否胜出有关欧足联垄断的官司,原欧超规划的正当性都不会通过该诉讼获得法理上的肯定。

如果欧超要追求原欧超规划的法理正当性,恐怕会有更漫长的官司。A22干脆推出全新的欧超规划。欧盟法院裁决结果出炉后,新规划迅速公布。

新欧超直面此前足球界对原欧超的封闭制质疑,提出三项核心原则。第一,参赛名额基于俱乐部表现确定。第二,没有永久参赛资格。第三,参赛俱乐部继续参与国内联赛。

具体规划方面,赛事从“豪门盛宴”调整为“群雄逐鹿”,有64支男子球队参赛,分布在三级子联赛中。“明星联赛”(Star League)是最高级别联赛,仅16家俱乐部参与。往下分别为“黄金联赛”(Gold League)和“蓝色联赛”(Blue League),参赛球队分别有16支和32支。联赛之间存在升降级,其中蓝色联赛每赛季会淘汰20支球队,新加入的20支球队则根据其国内联赛表现来选定。

与15支球队拥有永久参赛席位的原欧超相比,新欧超的确不再“豪门专属”。但欧超创立的契机本来本质上是“豪门踢开欧足联自己玩”,因此新欧超算是暂时向现实低头,承认“梦幻联赛”的玩法可行性不高。

新欧超还有另一大重大变化在于引入女足赛事。女足欧超包括明星联赛和黄金联赛,每项联赛16家俱乐部参加。联赛同样存在升降级,黄金联赛每赛季淘汰四家俱乐部,根据各国联赛成绩引入四家新俱乐部。

显而易见,新欧超仍在对标欧足联主办的俱乐部赛事的模式。正如欧足联俱乐部赛事现有欧冠、欧联杯和欧会杯三大赛事,新欧超也设置三个层级的联赛。女足方面,新欧超更喊出“扩容两倍”的口号,指出女子欧超的参赛规模要胜于女子欧冠。

同时,新欧超安排在周中举行,继续和欧足联直接“打对台”。无需欧足联处罚,参加欧超赛事的球队本身也只能在欧超和欧足联赛事之间“二选一”。

正如欧盟法院作出关键判决后A22就火热宣布新欧超,欧足联、国际足联对A22的新动态也早有准备。新欧超官宣后,欧足联、国际足联、欧洲俱乐部协会、西甲联盟、国际职业球员工会欧洲分布、欧洲球迷协会、欧洲联赛组织等七大组织,共同发布“在球场上赢得”海报,表示在欧洲没有任何形式的“超级联赛”存在,通过球场上的表现赢得比赛资格、赢得荣誉才是足球的意义所在。英超、德甲、法甲也发表了不支持欧超声明。

在2021年欧超风波中未加入的欧超行列的俱乐部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巴黎圣日耳曼,陆续宣布继续不支持欧超。曾为欧超创始俱乐部的曼联、曼城、切尔西、热刺、马竞、国际米兰也表示不参与欧超赛事。西甲除皇萨外的18家俱乐部均与西甲联盟同一阵线,加上罗马、马赛等其他知名俱乐部,均表态拒绝欧超。

比起2021年时欧超“一夜建立”,新欧超目前没有得到广泛豪门支持,欧足联也不像两年前那样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欧足联主席切费林更嘲讽希望皇马巴萨“尽快开始只有它们的梦幻比赛”,显得对与欧超的角力胸有成竹。

目前意甲联盟、尤文图斯、AC米兰、利物浦、阿森纳等重要联赛和俱乐部暂未就欧超站队与否表态。意甲和AC米兰的态度都相对暧昧,分别表示“从长计议”和“言之尚早”。

2022/23赛季意甲冠军那不勒斯则据传对欧超持开放态度。另据《世界体育报》消息,葡超双雄波尔图与本菲卡已同意加入欧超,还有在近年经济危机中受到冲击的老牌球队,如埃因霍温、费耶诺德、安德莱赫特均对欧超感兴趣。但整体而言,至截稿时为止,明确站队欧超和皇萨的其他势力仍未成型。

尽管还没有更多“诸侯”公开支持欧超,但是A22 CEO伯恩德雷夏特对于欧超落地信心十足。在接受安莎社采访时,雷夏特声称新赛事启动“宜早不宜迟”。在接受西班牙科贝电台采访时,雷夏特又表示,“已获得一些公开拒绝欧超的俱乐部的联系”。《世界体育报》推测,欧超最早可能会在2025/26赛季揭幕。

万事开头难,也许赛事做起来后,即使前期参赛阵容豪华度不足,但能通过长远运营积累起与欧足联对抗的真正资本。

2021欧超浮出水面时,美国资本背后操作的事实一目了然:赛事采用美式职业联盟常用的“封闭制”;赛事资金由美国知名投行摩根大通提供,号称高达50亿美元;六位欧超核心高管中,三人分别来自曼联、利物浦和阿森纳三家美资英超俱乐部……

而新欧超则剥离了不少美国元素。雷夏特没有明言,已于2021年致歉的摩根大通,如今是否继续支持。赛制更加与北美封闭制相距甚远,尽管切费林出于“坚决反对”的目的,声称新欧超“更加封闭”。

据《世界体育报》报道,欧超已募集了高达150亿欧元的重新启动资金。这样的资金规模当然足够把欧超推动起来,包括支付始终支持欧超的皇马巴萨各10亿欧元“忠诚奖励”。但以目前欧超公布的消息来看,新欧超的商业营收架构无法实现短时间回本。这种投资方式也“很不美国”。

根据欧超最新介绍,新欧超将在专门开发、名叫“统一”(Unify)的全新流媒体转播平台上免费转播。“统一”通过广告和订阅费用去获得收入。

然而,转播权是体育赛事最重要的收入模块之一。以欧冠为例,2018/19赛季欧冠的转播版权收入为24.07亿欧元,占欧冠总收入达84.3%。如果欧超放弃版权收入,要多长时间才能让150亿欧元投资回本?

1. 早期先把64家俱乐部凑齐。在主要豪门暂时不愿意加入的状态下,欧超可以“花小钱办大事”,用对于资金储备来说压力不大的金额,吸引急需救命钱的中小俱乐部加入。

2. 早期投资水平可能比原欧超规划降低,因此可以接受免费转播模式,从以免费转播作为导流渠道。

3. 参赛俱乐部初步尝到甜头、欧超与欧足联赛事对抗也成为既定事实后,欧超继续努力争取更多著名俱乐部加入,同步削弱欧足联。

4. 赛事积累起星光和关注度后,逐步“收回成本”。“统一”开始执行付费转播,或者干脆开始卖转播权。商业赞助也陆续有来。

5. 随着欧足联已无法集结所有欧洲顶级球队、欧超又有了更多资金来源支持,欧超进一步融资,从而增加用支票本吸引劲旅的能力。最终欧足联系赛事没落,欧超成为同类赛事的头牌,拥有稀缺性,招商能力更强。

6. 以上五点并未涉及到足球收入板块中非常重要的门票收入。欧冠的转播收入占总收入比例高,是因为除了决赛之外,主客场赛事的门票收入都直接进入俱乐部腰包。假如欧超与俱乐部达成门票收入协议分成的话,欧超在启动初期得到的资金支持将会增加,可以更好地应对前期纯投资的压力。不过要注意的是,如果赛事与俱乐部分成,那相当于俱乐部的部分收益“羊毛出在羊身上”,实际收益率并不如表面数字那样诱人。

整体而言,这套方案就是“先上车,再售票”,把俱乐部和球迷都集成到自己的平台上后,再谈未来的收益。募资150亿,也不一定线亿迅速花出去。只要能给外界信心参与进来,欧超就有“续命”机会。

在欧超成事之前,已有其他运动项目出现了新势力用“钞能力”颠覆老势力的例子。例如由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PIF)投资的LIV高尔夫巡回赛。

2022年正式创立的LIV通过烧钱招募参赛球员,同样遭到高尔夫最传统的两大职业巡回赛美巡赛和DP世界巡回赛(即欧巡赛)的。但不差钱的沙特土豪持续挖角之后,美巡赛欧巡赛面临自家赛事星味不足的挑战,最终于2023年6月宣布联合成立新商业实体。

足球迷近年也经常听说PIF。PIF收购了英超老牌球队纽卡斯尔,并在控制四家沙特职业联赛俱乐部后,掀起了名将沙特淘金热。2023年夏天,内马尔、本泽马、马内、坎特为代表的巨星纷纷加盟,与率先投奔中东的C罗共同缔造“沙钞”联赛。

沙特资本成功颠覆高尔夫势力版图的支持,来自PIF高达5000多亿美元的资产。据报2022年LIV总共投资了约7.84亿美元,2023年则可能触达10亿美元。这对于高尔夫行业来说是巨资,对于志在帮沙特树立国际形象的PIF来说则是不在话下。

欧超要成功,同样需要在办赛前期就展示出“钞能力”。回顾足球发展史,土豪颠覆的效果往往会很快呈现。例如佩雷斯第一次入主皇马时采取“一年一巨星”政策,没几年就打造出“银河战舰”;三大“金元球队”切尔西、曼城和大巴黎,也分别在阿布拉莫维奇、阿布扎比资本和卡塔尔资本入主后不久,就成为转会市场的“扫货狂魔”。

欧超生于2021年乱世,以惊人奖金招揽豪门,无疑就是走“钞能力”路线。对标LIV来看,假如欧超在创立赛季就能宣布一年花了多少钱、每家俱乐部分到多少奖金、俱乐部收入水平相对参加欧足联赛事增幅多少,就能把“钞能力”之名坐实,从而吸引眼球和更多俱乐部参与的意欲。

但由于当下欧超办赛仍处于没有实质推进的阶段,所以欧超的钱袋究竟有多深也属于未知之数。这让人不那么容易信赖欧超的财力。当阿布扎比和PIF摆开架式进军足球和高尔夫时,外界都能一眼看出投资者的实力。而欧超如今推出新赛制,却对资金来源、资金规模、合作伙伴等信息语焉不详,难免令人怀疑其不过是鱼目混珠。

归根结底,欧超赢了一场法庭仗,但与欧足联的真正战争还没到刺刀见红的阶段。日后欧超是否能颠覆欧足联,可以从两点观察。

第一,从现在直至欧超开赛为止,欧超有没有明显的财力展示。如果没有,那么欧超的前期投入能力成疑,其前景也难被看好。

第二,假如资金来源清晰,其投资者过去是否有慷慨投入、长线持有的例子,以及投资者是否拥有远超赛事投资水平的雄厚资产。投资者投资习惯以及财力,决定了欧超能否承担放长线钓大鱼的漫长过程。如果能获得这类投资者,欧超至少站到了和LIV相似的起点。如果情况相反,那么恐怕欧超前期投入的坚决性会打折扣,从而无法实现像LIV那种快速震惊业界的效率,长远来看就有可能卡在一个不上不下、半死不活的状态。

但无论欧超最终是否成功,只要赛事落地,欧洲足球格局将完全改观。两年多之前以美式思维创立的欧超,因为追求“梦幻联赛”而在球迷圈子人人喊打、职业俱乐部也赶紧划清界线。但投资者会吸取欧超教训。只需要证明踢开欧足联办赛并非天方夜谭,更多实力玩家会拿出更多样化的方案,寻求分欧洲商业足球的一杯羹。本来欧足联与各大俱乐部本来就并非铁板一块,那些能打着尊重社区足球、草根足球旗号而切入的新赛事,更有机会一边离间各家俱乐部、各国联赛与欧足联的关系,一边在欧洲足球扎下根来。

到时候再回过来看,欧超的确打响了“足球自由”的第一枪,只是胜利果实并未由其享受。

又或者,欧超背后的始作俑者看到“欧超”这个名字已成过街老鼠,干脆换个名字,卷土重来?如今的欧超,不过是试探欧足联能否把持大局的工具?

欧盟法院只是要求欧足联停止垄断,各国联赛、中小俱乐部、广大球迷只是看不过所谓豪门独享积累上百年的欧洲足球价值的卑猥行径。假如有人能比欧足联将欧洲职业足球的全面发展、均衡发展做得更好,又为何不能能者居之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