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中乔体育闯关“亮红灯”

在IPO市场排队多年一直未能上市,中乔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乔体育”)也被称为IPO“钉子户”。如今伴随着“吃穿住”不断撤单,中乔体育的IPO命运最终如何也引发市场关注。上交所官网显示,中乔体育IPO进展较慢,公司至今尚未披露首轮问询回复意见,仍处于财报更新中止状态。此外,闯关IPO关键时期,中乔体育报告期内净利也处于走低态势,同时还头顶超4亿元无形资产,这也让公司存在大额减值风险。

由于财报更新,中乔体育主板IPO自今年9月30日开始处于中止状态,截至目前仍未恢复审核。

据了解,中乔体育原名为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在2021年1月进行更名,主要从事运动鞋、运动服装、运动配饰产品的设计、生产和销售,公司早在2011就开始冲击A股市场,并在当年11月25日上会获得通过,也被寄予A股体育用品第一股的厚望。不过,由于存在重大未决诉讼,乔丹体育IPO批文“难产”,公司迟迟未能登陆A股市场。

注册制下,中乔体育平移至上交所继续IPO,今年7月27日进行问询阶段,但却一直未能披露首轮问询回复。

据中乔体育介绍,公司的基本经营模式为订单式生产销售乔丹品牌运动服饰产品,公司产品每年分四个上市季,提供包括运动鞋、运动服装和运动配饰在内的2000余款产品供市场销售。

此次冲击主板市场,中乔体育拟IPO募资10.64亿元,投向鞋生产基地扩建项目、研发设计中心建设项目、全国战略直营店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

报告期内,中乔体育也进行过现金分红,其中2019年、2021年现金分红分别为4.05亿元、3.6亿元。

据了解,中乔体育控股股东为福建百群,持有公司64.73%的股权,丁国雄、丁也治夫妇持有福建百群全部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履历显示,丁国雄1967年出生,厦门大学EMBA,2009年12月至今任中乔体育董事长。

据中乔体育介绍,丁国雄拥有20多年运动鞋及运动服饰行业的从业经历,自1984年开始从事运动鞋及运动服饰的销售工作,并于2000年开始从事运动鞋及运动服装的研究、开发、品牌建设及生产管理工作。

闯关IPO关键点,中乔体育业绩也不理想,从整年度来看,处于逐年走低态势。

财务数据显示,20192021年,中乔体育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55.91亿元、49.28亿元、59.31亿元;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8.32亿元、7.38亿元、6.95亿元。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IPO公司的业绩情况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如果报告期内公司净利下滑,是行业原因还是自身经营导致,可能会被追问,主要是看公司经营层面是否出现了重大不利变化。

2022年上半年,中乔体育实现营业收入、归属净利润、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30.99亿元、3.63亿元、3.17亿元。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中乔体育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1.91%、29.52%、27.86%、27.19%,处于逐年走低态势,并且远低于李宁、安踏、特步、361度等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

据中乔体育招股书,报告期内,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46.94%、46.06%、49.52%、48.87%。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中乔体育董事会办公室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发稿,对方未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中乔体育因收购茵宝中国100%股权,目前头顶超4亿元无形资产。

中乔体育表示,报告期内,公司收购了茵宝中国100%的股权,该公司成立于1924年,是英国著名的足球服装品牌。2020年4月24日,中乔体育全资子公司香港乔丹与美国品牌管理公司IconixBrandGroupInc.(以下简称“艾康尼斯”)签订了《股权购买协议》,由香港乔丹受让艾康尼斯子公司IconixLuxembourgHoldingsS.AR.L.所持茵宝中国100%的股权。

根据上海东洲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权益价值估值报告,采用资产基础法对茵宝中国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进行估值,得出茵宝中国在估值基准日2019年12月31日的股东权益账面值1028.34万元,估值45728.61万元,估值增值44700.27万元,增值率4346.83%。

经交易双方友好协商,确定茵宝中国100%股权收购价格为6250万美元,该交易已于2020年7月31日完成交割,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全部股权转让价款已付清。

截至2022年6月30日,中乔体育收购茵宝而形成的商标无形资产已累计计提摊销2182.95亿元,期末账面价值为4.15亿元,占公司期末无形资产账面价值的70.23%。中乔体育提示风险称,公司对上述商标在预计未来受益期限内按直线法摊销,报告期内上述商标未发生减值,如果公司未来经营情况未达预期,则将产生无形资产减值的风险,进而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中国国际科技促进会科技产业投资分会副会长兼战略投资智库执行主任布娜新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计入“无形资产”科目也需要每年进行减值测试,存在减值风险。知名投行人士王骥跃亦表达了同样观点,放在“无形资产”科目,没有确定期限,只是做减值测试,其实和商誉一样,只是列的位置不同而已。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有限公司,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 媒体合作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中同律师事务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