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泰国大选“爆冷”他打败他信女儿

泰国大选已经结束,下议院席位分布情况已然明朗,但最终的胜负如何,总理宝座又将花落谁家,仍无人知晓。

截至当地时间15日9时59分,本次国会下议院选举共有3929万人投票,投票率达到75.22%。目前选举委员会已完成了99%的计票,还有一部分票数因选区遭遇暴风而尚未完成统计。

根据泰国选举委员会网站公布的计票结果,综合分区议员和不分区议员的选举结果来看,泰国两大反对党远进党和为泰党取得了空前胜利,在500个席位中分别获得了151个席位和141个席位,遥遥领先其余各党,包括现任副总理巴威所属的国民力量党以及现任总理巴育所属的泰国人团结建国党。

尽管为泰党在本次大选中堪称是“背水一战”,不仅特意提名泰国前总理他信女儿佩通坦作为总理候选人,他信和英拉的公开表态也令为泰党赚足了噱头;在选前还不断提高选举目标,将原本的“保守目标”220个席位提高至“压倒性胜利”的310个席位,试图重现当年他信领导的泰爱泰党“一党独大”的盛景,但从选举结果和预期目标之间的巨大落差来看,相比起为泰党,远进党才是本次选举的“最大赢家”,为泰党“逢选必胜”的历史被皮塔终结。

在选举开始前,几乎没有人想到,远进党能够取得如此巨大的胜利。毕竟,远进党作为反对派的政策方针比为泰党还要激进不少,核心主张是要求泰国的官僚体系、经济、军队角色甚至保王法律全面改变。激进的变革纲领是一把双刃剑,远进党虽然收获了大量Z世代青年群体粉丝,但也被不少政党所疏远。

半岛电视台援引泰国乌汶叻差他尼皇家大学政治学教授提提蓬帕迪瓦尼的话说,“对于远进党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胜利;这标志着泰国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因为它表明该国大多数人都希望改变。我们真正看到了选民的力量,这次他们为改变而努力奋斗。”

不过,正如许多政治分析人士所预料的那样,本次选举并没有诞生获得过半席位的政党。尽管远进党成为下议院第一大党,但仅凭一己之力依然难以控制国会。考虑到还有军方控制的上议院的阻碍,为了顺利执政,将现任的巴育总理“赶下台”,与其他党派协商组建联合政府成为远进党的合理考量,而为泰党是最有力的合作伙伴。

不出意料,15日中午,远进党皮塔在记者会上宣布远进党在此次选举中获胜,并表示已经邀请包括为泰党在内的五个反对党组建执政联盟,自己也已准备好担任总理一职。

另据法新社报道,随后不久,为泰党总理候选人佩通坦便召开记者会,宣布同意加入由远进党领导的执政联盟。仅仅如此,这个目前看起来最有可能扳倒泰国军政府的执政联盟便掌握了下议院近300个席位,轻松超过半数。

然而,由于泰国上议院250个席位由军方所控制,远进党即使通过组建联盟掌握了下议院的多数席位,大选后也未必能顺利夺下总理大位。按照宪法规定,总理候选人必须在上下两院获得超过一半的支持票,即至少376票,才能当选总理。

《外交官》报道指出,首要的问题是远进党和为泰党能否吸引到其他小党派的必要支持,以组建一个超过376个席位的绝对多数政府。可供考虑的是获得71个席位的泰国自豪党,以及获得25个席位的,但这些政党是否会加入远进党和为泰党的执政联盟,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另外,远进党此前曾公开宣称,绝对不会接受泰国自豪党的“自由”政策,因此可能甚至不会对其发出邀请。

如果无法组建一个绝对多数政府,上议院将成为左右胜负的关键变量。泰国政治分析人士肯马蒂斯(Ken Mathis Lohatepanont)在《泰国民询报》上撰文写道,事件正在快速发展中,上议院对远进党的胜利如何反应是个问题。分析指,远进党和上议院之间的主要症结在于他们关于修改泰国严格的“冒犯君主罪”这一问题上存在分歧,而二者似乎都不可能让步。

皮塔在15日的记者会上再次重申,远进党将推进修改“冒犯君主罪”的计划。他表示,议会殿堂将是寻求修改冒犯君主罪的适当地方,“我们将通过议会确保我们可以如何就推进王室与人民之间的关系,展开成熟和透明的全面讨论。”远进党将来或许有必要与上议院就该问题达成协议,以保证自己能够执政。

除此之外,皮塔自身还存在被取消参选资格的风险。外媒早前报道,皮塔被指责非法持有媒体公司的股份,称他违反了选举法,要求选举委员会取消他的参选资格。而距离选举结果正式公布还有60天,这一时间足以让选举委员会作出取消议员参选资格的决定。皮塔在记者会上还警告,如果有人试图干预大选结果,导致少数政府的产生,将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考虑到种种问题,不能排除由巴育或其他军方支持人物领导的另一个保守派政府上台的可能性。既然他们已经天然具有上议院的支持,只需要在众议院获得126个席位、组建少数派政府即可掌权,这看起来不无可能。

然而,这一可能的少数派政府的民意基础相比四年前明显薄弱不少,有可能引发严重的合法性问题。《外交官》分析称,“如果表现最好的两个政党被排除在下一届政府之外,他们的支持者可以合理地质疑现行制度是否会反映人民的意愿。可能的结果将是街头政治的回归,以及新一轮的政治动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