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希特勒曾下令毁灭巴黎最后未能实现战后两个将领却为此争功

二战中法国政府很快就投降,而法国本土也算得以保全。大家认为,巴黎能够被保全是因为法国的投降导致希特勒无需再对巴黎进行毁灭。不过西线德军战败时希特勒曾经就下令毁灭巴黎,不过最后却未能实现。戏剧性的是,战后出现了德国国防军两名将领“争功”的戏剧性现象,一个是陆军元帅隆美尔的参谋长斯派达尔将军,一个是具体负责巴黎警备的冯·肖尔蒂茨将军,关于拒不执行希特勒摧毁巴黎的命令的行为,在战争结束前那自然是“抗命”行为,而在战后则是减轻战争罪行的“光荣”举动,究竟谁的功劳大一些,至今也是众说纷纭。

斯派达尔将军是纳粹德国国防军内部反希特勒密谋组织的核心成员,也是唯一活下来的主要成员,其他人要么自杀,要么被杀。作为驻西欧德军“B集团军群”的参谋长,他确实是巴黎驻军的顶头上司。斯派达尔1945年9月才被党卫队逮捕,此时巴黎已经解放,不光彩的一页是,他向盖世太保供述了对隆美尔不利的一些言辞,这份供词也是希特勒下决心让隆美尔死去的重要证据,一个月后,隆美尔被赐死。

1944年8月下旬,当盟军突破诺曼底纵深防线挺进塞纳河左岸时,巴黎的解放已指日可待,8月23日希特勒给斯派达尔发来指令,要求立即毁坏巴黎所有的桥梁和重要设施,命令中说“即使毁坏艺术纪念物也在所不惜”,这时候党卫队对“720”爆炸事件的搜捕已在进行中,早晚撕破脸的事,斯派达尔拒绝执行命令是能够说得通的。

而直接指挥巴黎守军的是“大巴黎卫戍司令部”的司令官肖尔蒂茨将军,是德军最高统帅部特意调来的城防司令。肖尔蒂茨在东线德军撤退时,曾忠实地执行了希特勒的“焦土政策”,把克里木和乌克兰变成了一片废墟,之前还曾经在西线向荷兰鹿特丹市中心开炮,足够铁石心肠,是一位执行命令坚决的职业军人。希特勒在任前会见时反复叮嘱这位将军:“不要对毁灭巴黎那么在意,就是现在,同盟国正在肆无忌惮地毁灭着一座又一座的德国城市”。

幸亏肖尔蒂茨是国防军而不是党卫军,在战争大势已去的情况下总要考虑未来的出路,毁灭欧洲文明的代表性城市无疑是千古罪人,这位将军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还是有些犹豫了,尽管8月16日曾下令在各重要设施安装炸药,但在斯派达尔的游说下,以及巨大的心理压力下,他最终没有实施爆破计划。

肖尔蒂茨采取的办法是“拖”,一边敷衍来自柏林的询问和催促,一边通过巴黎的起义告盟军方面,抓紧派部队来接管城市以便他体面地投降,否则他将不得不执行命令。这种矛盾的做法恐怕也真实反映了国防军军官的心态,既想保持军人的荣誉、又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却对解放巴黎不甚热心,他担心派兵支持市民起义军的话,会重蹈华沙起义的覆辙,城市和人民都将遭到德军的疯狂报复。在戴高乐的坚持下,艾森豪威尔终于命令法军第二装甲师勒克莱尔的部队进军巴黎,1944年8月25日法军坦克入城,肖尔蒂茨随即向盟军投降,估计也是长舒一口气,否则向战力薄弱的起义军投降是说不过去的,德国人有时候刻板的令人哑然失笑。

事情还不算完,斯派达尔战后坚称,即便是在盟军进入巴黎后,他仍然接到了希特勒的命令,要求西线火箭摧毁巴黎,然后斯派达尔将军再次不予理会,直到他被捕。此事已无从查证,因为西线德军的司令官隆美尔负伤不在岗位,继任的克鲁格不久自杀,但西线最后一位指挥官莫德尔元帅可是铁杆将领,不太可能罔顾希特勒的命令。

争功是有益处的,斯派达尔将军趁乱逃出盖世太保的囚禁,最终获救,战后曾出任北约要职;肖尔蒂茨1945年4月因拒绝执行炸毁巴黎的命令,因叛国罪被“缺席审判”,但已经不影响身在战俘营里这位步兵上将的生死了,1947年他被提前释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