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美军将换非裔主帅:系战斗机飞行员出身的四星上将曾任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有多年亚欧洲中东指挥经历

据、CNN等媒体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将于25日宣布提名空军四星上将布朗担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朗是一名训练有素的战斗机飞行员,拥有出色的资历,曾担任中东和太平洋地区部队的指挥官,他也是史上首位担任空军参谋长的非裔。

报道称,美国总统拜登将于25日宣布提名空军四星上将布朗担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如果得到参议院(目前由控制)的批准,布朗将取代陆军上将马克·米利,成为美国下一任最高军事官员。

米利的任期将于今年10月结束,届时布朗将成为担任该职务的第二位非裔将军,另一位担任过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非裔是陆军上将科林·鲍威尔。鲍威尔后来担任过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国务卿。

布朗为人内向,行事缜密,他的公众形象与即将卸任的参联会主席、陆军上将马克·米利形成鲜明对比。米利是一名健谈的波士顿人,任期跨越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他个性突出,说话直率,其四年任期风波不断。

布朗的提名确认将意味着五角大楼的最高军事和文职职位将首次同时由非洲裔美国人担任。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也是首位非裔国防部长,自拜登政府成立以来一直担任这一职务。

报道称,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是美国军衔最高的军官,兼任总统、国防部长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高级军事顾问。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不指挥部队,也不在正式的指挥系统中,但在所有重大军事问题上都发挥着关键作用,包括决定政策、就重大作战行动提供建议以及主持包括武装部队所有军种参谋长的联席会议。

1962年,布朗出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一个军人家庭,是家中的长子。他的父亲老查尔斯在美国陆军服役30年,曾参加越南战争,后以上校军衔退役,这在种族歧视问题严重的美军中实属不易。

1984年,布朗从得克萨斯州理工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获得理学学士学位。在校期间,他加入了空军预备役军官训练团,因此毕业后即转入现役,加入空军并被授予少尉军衔。

布朗自己坦承,父亲是对其军旅生涯影响最大的人,说服他打消在短短一学期后就退出得克萨斯理工大学预备役军官训练团项目的念头。他说:“如果父亲没有说服我,升任空军领导者的机会就永远不会到来。即使在后来进入空军服役后,我原本也只打算服役4年。

布朗与妻子夏琳于1989年成婚,育有两子。长子肖恩现居住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幼子罗斯现定居在首都华盛顿特区。

报道称,布朗是F-16战斗机飞行员,有核弹发射资质。在超过35年的服役期间,他飞行了将近3000小时并积累了130个作战小时。

从1987年3月,布朗完成单飞,成为F-16“战隼”战斗机飞行员。获得飞行员资质的次月,他就被派往驻韩美军群山空军基地,执行为期18个月的海外部署,这是他与印太地区的首次结缘。

代号“狼群46”的驻韩美军群山空军基地是布朗职业生涯的起点。布朗接掌空军印太司令部时,该部以《“狼群46”回归》为新闻标题表示欢迎。

1988年11月,布朗从韩国回到美国,布朗开始担任中队飞行教官、联队电子战军官和飞行标准鉴定官。作为一名菜鸟飞行教官,他的进步相当迅速。

1994年10月,年仅32岁的布朗上尉被高层相中,调入美国国防部担任第15任空军参谋长福格曼上将的副官。同年,他收到了安博瑞德航空大学颁发的航空科学硕士学位证书。也正是从这时开始,布朗的职业生涯开始向参谋和指挥方向转型。

布朗后来曾担任美国中央司令部副司令和太平洋空军司令等职务,多年亚洲、欧洲、中东指挥经历,曾指挥印太战区的美军空中战力。他还曾作为F-16战斗机飞行员部署在欧洲、亚洲和中东战区,并且他本人进行过多次海外访学。

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部负责美国印太战区的空军行动,职责范围跨越大半个地球。2015至2016年,布朗担任空军中央司令部司令驻扎中东期间,领导了美国空军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地打击极端组织ISIS的任务,为他的军功章上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8年7月,布朗他带着一身战功从中东返美之后,布朗升任太平洋空军司令,军衔为上将。他还曾帮助督管成立了同属空军部的美国太空军。

布朗是美国空军四星上将,现任美国空军参谋长。他是第一位在美军担任参谋长的非裔美国人,也是美军第一位担任军种主官的非裔。

2020 年 8 月,布朗出任美国空军参谋长,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非裔军种首长,负责制订美军在印太地区的空中战略,并推动美国核武现代化。由于美国空军不设空军司令职位,美国空军参谋长就相当于美国空军司令。美国空军参谋长是美国空军军阶最高的军官,是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之一。

数据显示,在美国军方130万现役军人中,约43%是黑人。而美军最高决策层的41名四星上将中,只有2名黑人,其他全是白人。一位美国军方内部人员直接将美军比喻成“白人俱乐部”。布朗的任命让很多非裔军人看到了希望。

2020年6月,美国参议院以98票赞成零票反对一致批准布朗将军担任空军主将。他在对空军的视频讲话中透露自己的空军职业生涯中,经常是资深军官当中的唯一黑人,他希望自己出任空军参谋长一职,能够为长久以来美国国内的种族歧视问题带来正面改变。

布朗说:“我不可能解决我们国家几个世纪的种族歧视,我想起了与其他军官穿着同样的飞行服并佩戴同样的飞行翼章,却被人问:‘你是飞行员吗?’”还有一次,因为我经常与中队战友而不是其他黑人相处,黑人军官说我不够黑。”

作为空军最高官员,布朗经常警告说,空军必须加快现代化步伐,否则就有失去优势的风险。他说,重要的是淘汰老化的战机,为更先进的飞机腾出空间。他还寻求改善空军人员的工作条件,并强调种族公正。他还支持发展美国太空军,这支新军种的第一批军人和能力来自美国空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