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炎炎夏日何以清凉?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郑可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昭东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王小军】编者的话:“冰激凌是所有年龄段快乐的象征,是每个人内心甜蜜的归属。”随着美国冰激凌博物馆开到上海,这句宣传语也深深烙印在许多人的心上,冰激凌就是这样书写了许多人“粉红色的回忆”。小时候,冰激凌给人留下的印象多是甜蜜的、冰凉的,而现在各国全新品种的冰激凌层出不穷,可能是令人吃惊的,也可能是令人欢喜的。

如果你是一位冰激凌爱好者,那你很可能听说过在社交媒体上刷屏的网红打卡地“冰激凌博物馆”。从快闪活动一步步发展为落地纽约曼哈顿、得州科技新城奥斯汀、芝加哥论坛报大厦等地的新型博物馆,冰激凌博物馆正在挑战传统的博物馆文化,在网红经济当道的背景下,探索打破次元壁的体验式展览。

冰激凌博物馆的创立者玛丽埃利斯·邦恩毕业于帕森斯设计学院,拥有商业和设计双学位,是一位充满想象力和行动力的“90后”。邦恩从小就是一位甜食爱好者,曾梦想能跳进一个装满七色彩糖的游泳池,徜徉在被甜品包围的世界。离开校园进入曼哈顿写字楼工作的邦恩感觉到周围环境过于枯燥,高楼林立的街巷和安静伫立的博物馆让纽约好像停留在20世纪,整座城市死气沉沉、毫无乐趣。于是她萌生了一个想法,要用鲜明的色彩和甜蜜的味道打造属于千禧一代的新纽约文化。

于是,玛丽埃利斯与志同道合的前投资银行家、Lightbox的前首席执行官马尼什·沃拉合作创办了冰激凌博物馆的母公司Figure 8。2016年,玛丽埃利斯开始了互动式冰激凌展览的首次尝试,而彼时恰恰正是图片分享类社交媒体火爆之时。她与沃拉自筹资金,在纽约的新兴时尚街区搭建了极具创造性的快闪展厅。整个展区用独特的粉色渲染,巨大的游泳池填满了彩色糖条,墙壁上有各式各样的甜筒妆点,展区各处均设有冰激凌摊位,满足了人们对冰激凌王国的各种想象。置身其中的观众可以把自己想象为冰激凌的一部分,在这座粉色世界里凹出最引以为傲的造型,再将记录着自己身影的照片上传到社交平台。

玛丽埃利斯在展览开始前为冰激凌博物馆做足了噱头,将“冰激凌是所有年龄段快乐的象征,是每个人内心甜蜜的归属,是所有人想象力的搬运工具”这一概念通过社交媒体,利用网红的影响力精准定位千禧一代的受众,而快闪这种饥饿营销的模式也紧紧地抓住了痴迷于打卡的网络青年们。随着网红经济的迅速扩张,冰激凌博物馆在快闪展览成功的基础上,开始在网红集中的都市区打造实体博物馆,将“交互式多感官展览”这种新的展出模式带入到博物馆文创领域。“没有年龄限制的游乐场”这一概念让冰激凌博物馆横扫各大时尚媒体。

爆红的冰激凌博物馆可以说是美国流行文化发展到网络时代的一个典型。得益于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兴盛,基于大众消费群体的美国流行文化转战到了网络平台,而自媒体时代人人皆可当明星的趋势,让网络用户们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可能登上热搜榜的打卡地。玛丽埃利斯敏锐的营销嗅觉将虚拟平台上备受推崇的光鲜亮丽搬运到了现实世界当中,让人们不仅可以在两个世界中自由穿梭,还不会错过让味蕾倍感愉悦的美味冰激凌。

蟋蟀味的冰激凌,你敢吃吗?德国是个热爱冰激凌的国度,每年人均消费的冰激凌超过8公斤。至于德国人最爱吃的口味,包括香草、榛子、巧克力片、草莓等。一句话,德国人信赖传统口味的冰激凌。不过,有家敢于冒险的德国冰激凌店希望改变德国人的饮食习惯,于今年3月推出了一款蟋蟀味的怪味冰激凌,引起广泛关注。

这家名为Eiscafé Rino的冰激凌店位于德国南部内卡河畔的罗滕堡市的老市场边,它的老板是33岁的托马斯·米科利诺。对于慕名而来的食客,他总会挑衅地问道:“你敢吗?”说话时,他会把食客引到柜台最左边的金属容器旁。这里放着新鲜的浅棕色冰激凌,与其他常见口味的冰激凌保持“安全距离”——以免客人反感。

只见这种特殊的冰激凌上面撒满了一只只干蟋蟀,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的后腿和长触角。托马斯接着问:“用华夫饼筒还是杯子?”

托马斯此前的创作一次又一次引起轰动。有一次他用真正的金箔制作了冰激凌,价格也从普通口味的一小勺1.6欧元上涨到4欧元。他还提供戈贡佐拉干酪和肝肠作为冰激凌口味的选择,现在他又用昆虫来制作冰激凌。为什么他会这么做?主要是因为现在“昆虫当作食物”已被法律允许。根据欧盟今年实施的法律,蟋蟀可以加工成粉末或糊状食品。“我们总是为顾客寻找最好的食物,”托马斯对记者说道,昆虫被认为营养丰富且富含蛋白质,其中100克昆虫就约含蛋白质66克。它们是许多国家常见菜肴的一部分。

几个月来,托马斯在店后面的小冰激凌作坊里进行了许多次实验,研究了蟋蟀的成分,改进了口味。他从当地养殖场那里获得干蟋蟀和蟋蟀粉,并在90度的温度下再次煮沸粉末。为了制作4公斤冰激凌,他需要200克蟋蟀粉,再加上奶油、糖、牛奶、香草、饼干和来自黑森林的野蜂蜜。

托马斯很高兴他的小店受到关注。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有关昆虫冰激凌的内容后,许多国内外媒体前来报道。进入该店的食客大都想至少品尝一次这款独特的冰激凌。“否则我没有发言权,”一位食客说道,他并不觉得这种冰激凌恶心,他表示“尝起来就像榛子味冰激凌”。

实际上,德国冰激凌店研制的怪味冰激凌并不少,比如有喜马拉雅盐冰激凌、洋葱冰激凌、芒果加辣椒冰激凌、鲑鱼冰激凌、香醋冰激凌,以及给素食者的豆奶巧克力冰激凌等。

而欧盟的新法规,也给冰激凌店提供了更大的创新天地,从而进一步改变德国人的冰激凌饮食习惯。

在人们印象里,日本夏季有独具风情的浴衣、风铃、素面和烟火大会,也有和其他国家共通的冰啤酒、大西瓜和冰棍冰激凌。不过,同为冰激凌,日本也折腾出了不一样的产品。

今年刚入夏,日本就推出了一款奢侈品般的冰激凌,并且一举封神——获得了吉尼斯认证,是货真价实的“世界最昂贵的冰激凌”。天价冰激凌出自总部位于东京涩谷的株式会社OMER,小小一瓶竟然标价88万日元(1元人民币约合19.95日元)。

这款顶级意式冰激凌已经不能算“刺客”了,有点儿“打劫”的感觉。公司敢这样标价,主要是因为大量使用了创下最高拍卖价格的意大利“幻之白松露”。白松露享有“白色钻石”的美名,散发着醇厚独特的香气,口感浓郁芬芳。冰激凌的配料中还有两种奶酪,并搭配了日本传统的酒粕,为白松露的香气增添了复杂的味道,达到日本酒粕、干酪和白松露的绝妙平衡。最后,将白松露和帕尔玛干酪装饰成雪的形状,并点缀上金箔,装入精美的玻璃小瓶内。包装盒内还附赠手工制作的冰激凌匙。冰激凌匙的制作运用了日本传统工艺——錺,是一种应用于寺庙和宗教建筑表面金饰的工艺。冰激凌匙有两种款式,随机赠送。

在日本,极少有人能够享用这款堪比奢侈品的冰激凌。其实日本还有一些高级冰激凌,虽然远不及此款,也勉强可算是“冰品贵族”。静冈县函南町有一处休息区,因为可以将富士山尽揽眼底而颇有人气。休息区有一款3500日元的甜筒,贵在“附加价值”——贴在冰激凌上面的黄金金箔和白金金箔。客人点单后就会有店员拿出放有金箔的木盒,当着客人的面将薄如蝉翼的金箔贴在冰激凌上。

当然,也有把成本花在食材上的冰激凌,特别是一些餐厅特制的冰激凌。比如东京的Terres de Truffes餐厅,推出一款4300日元的冰激凌。盒子容量500毫升,配有4袋松露焦糖汁。配料使用了最上等的马达加斯加香草荚和有机鸡蛋,浓郁的香草味道,配上焦糖汁里细小的松露碎,唇齿之间香味溢满。吃过4.5万多种冰激凌的专业评论家荒川健治对其赞不绝口,建议冰激凌爱好者务必要品尝一次。

东京神乐坂餐厅La Coquillage出品的多种口味冰激凌,一套12小杯,售价8500日元。虽然算不上亲民价格,但是餐厅甄选了法芙娜巧克力、茶叶鉴定师小松幸哉认证的西尾抹茶、爱媛县温州蜜柑果汁等最上乘的原料,如此看来,价格也不算过于虚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