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德资深记者为抱不平

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月下旬,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华人记者因为为中国说好话太多而被德国之声暂停播音,这一事件被广泛报道后,引起德国新闻同行普遍关注。9月5日,德国资深退休记者福尔克尔·布罗伊蒂加姆在德国《新莱茵报》网站发表长篇文章,为辩护。《新莱茵报》1848年由马克思在德国科隆创办,1849年5月19日被迫停刊。2005年由一批德国记者发起,恢复出版。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充当“封口”口袋编织者的德国之声》。文章说,最近被禁止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而且不得从事德国之声的播音工作,这是因为在不久前参加德国电视、电台和报纸的访谈时没有按人们“预想的、期盼的,而且大多数人都在做的”那样,对中国进行漫骂,而是试图把被德国媒体歪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形象重新进行一些客观的描绘,这种尝试是值得赞赏的。

文章说,反对西方媒体报道中国时以负面新闻为重点,认为中国也取得了进步,包括人权方面的进步。的这一愿望“非常合理”,因为中国的确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

批评的人引用最多的她的一句话是,“中国比世界上任何一支政治力量在实践人权宣言第三条方面的贡献都要大”。布罗伊蒂加姆的文章说,《世界人权宣言》第三条是:“人人有权享有生存、自由和人身安全”,但在说这句话之前还有一句话:正因为有了中国的政策,才使得中国4亿人脱贫。这说明,张认为,物质上的基本保障是思想自由的前提,而不是相反。“作为欧洲人,我们不一定非得赞同这样的立场不可,但这一立场值得尊重,即使它不合胃口。”

文章认为,德国社民党议会党团内政发言人迪特·威弗尔施皮茨和《柏林报》及《焦点》杂志对的指责很不公正,德国之声在问题上难辞其咎。德国之声自称是“德国在世界上的名片”,却违背了自己所设立的所谓价值准则。作者尖锐地问道,德国之声声称要“传播德国和其他国家看问题的方法”,但现在对不合德国胃口的方法就得打入另册?声称“促进文化间的对话,支持民族间的谅解与宽容”,但却要对别人下“封口令”?声称“传播自由民主价值观,支持人权”,但自己的工作人员却不得享受这种价值观?声称“弘扬德国以及欧洲文化”,但却对(粗暴对待)这种非文明行为默不作声?声称“以其极高的可信度提高德国在全世界的形象”,但却禁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客观、正确言论?

德国之声台长办公室主任安斯加尔·布尔格霍夫曾表示,对的处理“没有政治压力”。文章认为,这种说法“厚颜”,只能说明他把德国新闻同行和广大公众看得太低能、太简单了。要知道,威弗尔施皮茨是社民党的联邦议员,而德国之声的台长贝特曼也是社民党人。

文章认为,这起事件的幕后是“”,因为《柏林报》和《焦点》杂志得到的“炮弹”就是“”输送的。而“”“绝不是无害的”,而是一群靠外国秘密资助试图破坏中国政府的人,对此,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的教授托马斯·黑伯勒早就提供过有说服力的证明,此后还因此受到过威胁。

文章指出,的上述言论并不是在德国之声发表的,现在却要在德国之声内部受到处罚,还声称要进行“调查”,这本身已“越线”,而且在劳动法上也站不住脚。现在,德国之声不仅不保护自己员工的,在自己的一名女工作人员受到外界可耻的攻击时,也不行保护之责。更可气的是,德国的新闻界对自己的同行理应表示积极声援,对受到的煽动性攻击理应起而抗争,但他们却视而不见。作者呼吁德国之声重新回到理性的轨道,因为如果这起案件告到法院,连德国之声负责人的形象也必将大大受损。

文章说,以中国人的眼光看待中国,这和西欧人以自己的眼光看待欧洲一样,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因此而去指责她,甚至让她在职场上受损,这无异于实行“言论”。现在,德国人以及德国媒体的大部分新闻同行默不作声,也和德国之声一样,难辞其咎。

目前仍在休假。德国之声8月30日在其中文网站上曾发表声明,说张并未被解职,还在继续工作。并称,在她接受的为数不少的媒体访谈中,有一次她的一些表述和德国之声所秉承的主导理念不相符合。就这一事件,正在进行调查,“调查结束前,惯常的一个做法是暂停针对公众的活动,其中也包括在话筒前的工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