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欧冠决赛为何不好看?渣叔强调简练高效热刺输在球员执行力差

6月1日晚,18/19赛季欧冠联赛收官战马德里万达大都会球场举行。自2008年以来,欧冠决赛第一次迎来两支英超球队的对决——热刺VS利物浦。在去年的决赛中被皇家马德里击败后,连续第二年进入决赛的利物浦最终凭借萨拉赫和奥里吉的进球,以2:0的比分击败热刺夺得球队的第6个欧冠冠军。

在接下来的战术分析中,我们将深入探讨双方阵型设置和战术安排,进一步探究利物浦是如何击败热刺重登欧洲足球之巅的。

利物浦的阵容选择并没有带来什么惊喜。他们依然采用4-3-3阵型,主力四后卫没有变化,中场三名球员分别是亨德森、法比尼奥和维纳尔杜姆,前锋线菲尔米诺回归并首发,两边锋依然是萨拉赫和马内。

热刺的阵容可能会让更多人感到惊讶。波切蒂诺选择了4-2-3-1的阵型,主力四后卫没有变化,温克斯和穆萨·西索科搭档担任双后腰,他们之前是孙兴慜、阿里、埃里克森,凯恩伤愈归队并首发亮相。在半决赛表现完美的卢卡斯-莫拉并没有得到首发机会。

决赛刚一开球就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利物浦开场的战术很明确,就是放弃控球,高位压迫冲击对手的边翼。马内开局就在高位突出站位,位于右后卫特里皮尔和中卫之间。开球后马蒂普在从后送出斜长传球,马内和菲尔米诺两人都在右路向前跑动冲击对手。

很显然,从热刺后卫的一个松散的防守中抢回球权要比在阵地战慢慢推进更容易,这是利物浦战术中一个明显的特点。

特里皮尔毫无困难地顶到了球。但事后看来,他很可能更希望自己能当初应该把球顶出球场。他的头球被范迪克顶回中场接回,球最终落在了亨德森的脚下。

考虑到比赛开始时的紧张气氛,托特纳姆的防线状况并不理想。此时特里皮尔的位置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马内在中后卫和后卫之间找到了一个危险的位置,他已经越过了特里皮尔。平行站位的阿尔德韦雷尔德和维尔通亨此时似乎只专注于球的走向,而不是过多地留意突前的马内。

亨德森毫不犹豫地把球踢过了热刺的防线。马内快速向前冲去,热刺两名中后卫似乎更关注前面的情况而不是后面,马内在禁区内接到了球。为了重新组织后防,穆萨·西索科在协防举起一只手臂,似乎正在指示着队友。马内传中球打在西索科的手臂上,裁判在开场25秒就判罚了点球。

可以看到,利物浦很快进入比赛状态,刚开局就咄咄逼人且战术清晰,显然这是赛前做了充分准备过的。反观热刺,慢热固然是他们一直以来存在的问题,他们还是在一开始就放松了对马内的警惕,特里皮尔的竟然把马内留在了身后,这就是那个点球的导火索。

被对方罚进点球后,过早落后的热刺并没有表现出急迫的心态,毕竟时间还有很多。起初,热刺缓慢而耐心地推进,将球从守门员传给防守队员,然后再转移到攻击线上。热刺在比赛中使用了眨眼和西索科的双轴进攻,而西索科的射门都很差。

热刺深知利物浦高位压迫的威力,他们希望用分散站位老破解对手的逼抢。可以看到当洛里得球后,中卫就会分散到禁区边线附近,边后卫则贴近边线提供宽度,双后腰西索科和温克斯回撤到禁区前顶住对方的锋线。西索科有带球跑动的能力成为承接后场和前场的纽带,温克斯更多地围绕着他保持适当的距离进行接应掩护。

当热刺中卫拿球时,他们通常会有两个选择。要么把球传给中路双后腰,要么传给边后卫特里皮尔或罗斯。而利物浦前场5人则严阵以待,对中路的西索科和温克斯形成了包围圈。

利物浦的压迫战术的最主要的体现就是通过阻断对方中卫向边路的传球路线,迫使对手把球传进中路,再压缩中路空间依靠人数优势抢回球权。为了做到这一点,马内和萨拉赫的压迫就成了关键,这两名边锋站在中后卫和后卫之间,以防止对方传向边路。在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温克斯和西索科都被利物浦球员包围着。如果热刺把球传到双后腰的任何一个,他们会立即被对手从各个角度合围,亨德森和维纳尔杜姆会从他的盲区压迫上抢,这让热刺头疼不已。他们想让西索科和温克斯参与进攻组织,但又不想冒太多的风险。然而,罗斯和特里皮尔又承担了更多的进攻任务,这导致热刺在上半场踢了很多长传球,因为他们不愿意在后半场冒着失去球权的风险。

为了改变这样被动的局面,热刺需要鼓足勇气去控球。当在后场拿球时,不得不面临着被对方多人压迫的危险处境,考虑到利物浦的压力,热刺有时利用西索科作为诱饵,吸引维纳尔杜姆。通过在双中卫之间快速传球,他们能够找到一个角度,把球传给边后卫。

特里皮尔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传球手,能做出正确的判断。他把球传给了回撤到后场的埃里克森,最终突破了利物浦的五人包围圈。

埃里克森再把球传给温克斯,后者有两种选择,可以把球向前传给阿里突破法比尼奥和亨德森的防线,或者他可以把球传到边路,让罗斯去进攻亨德森和萨拉赫留下的空位。然而,亨德森提前做出了一个决定性的举动,他冲向温克斯迫使对手回传给维尔通亨。虽然眼前的危险已经被避免,但是热刺的进攻威胁也被解除了。

上图显示了另一个几乎相同的情况。特里皮尔在右路深位得球后。他们用西索科作为诱饵,吸引了四名利物浦球员。埃里克森回撤向球的方向靠近,并接到传球,这却吸引了罗伯逊跟了上来。

埃里克森把球传给回撤的凯恩。随着凯恩的回撤得越来越深,利物浦将更多球员投入到前场,范迪克不得不上前阻止凯恩前进。凯恩把球又传给埃里克森。阿里正在范迪克留下的空间里奔跑。埃里克森将一记精准的传中球传给了左路切入的孙兴慜。

孙兴慜接到了传球,在利物浦的半场形成了2v2局面。从上述分析中可以看到热刺是如何破解对方高位压迫,但同时也看到他们的进攻线被压迫到了很深的位置,这就对热刺的进攻球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们不仅要在更长的距离上跑动还要跑得更快,只有这样才能给对手制造压力甚至破门得分。很显然,刚刚恢复的凯恩很难执行这样的任务,他更多是起到支点作用,但对孙兴慜来说,这正是他所擅长的。

西索科和温克斯坐镇后方,埃里克森和阿里物浦两条防线之间的位置。这样的阵型让热刺在中场形成了4v3的人数优势,并建立了很好的联系。在左翼,孙兴慜站位靠前并紧贴边路,这迫使对方右后卫阿诺德陷入一个选择的难题,是跟随他更宽的站位,还是把去靠近阿里。右翼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当埃里克森更靠近中路时,对位罗伯逊和亚历山大·阿诺德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埃里克森是热刺最有创造力的球员之一,而特里皮尔的传中能力又很强,此时的罗伯逊要在防守埃里克森和特里皮尔上做出选择。

尽管埃里克森和阿里的位置很有威胁,但热刺有时还是很难找到他们并利用他们。主要原因就是传球不到位以及利物浦的中场的紧密站位,狭窄的空间使热刺很难穿过红军中场三人组。西索科应该更擅长这样的情况,他的传球范围和带球都是热刺中场进攻组织的有力武器。

尽管西索科处在利物浦包围圈的中心,但维尔通亨还是将球传给了他。亨德森此时距离较远使得西索科可以轻松转过身来。阿里和埃里克森此时都处于有利的位置上。

亨德森猜测西索科会把球打偏给罗斯。然而,有多个选择的西索科转身后把球传给埃里克森。尽管西索科在本场比赛中多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但在前场危险区域时,他却不能像这样轻松地组织。

利物浦在防守时的4-5-1阵型也使热刺很难创造很好的进攻机会。在下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利物浦的紧凑站位限制了阿里和凯恩的活动空间,他们对热刺的防守相当有信心,特别是在阵地战中。孙兴慜是真正能对利物浦门将阿利森形成威胁的热刺球员。

下半场,热刺改变了他们的进攻方式。他们中路只安排一人在10号位上,他的两侧各有两名攻击型球员。这对利物浦来说更容易防守。在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埃里克森正处在法比尼奥看守下,任何传给他的传球都是非常危险和困难的。阿里和孙兴慜更靠近肋部而不是上半场的贴近边线。这使得对位阿诺德和罗伯逊更容易盯防他们。

随着比赛的深入,热刺在下半场又做出了调整,卢卡斯替换温克斯上场后,埃里克森回撤到更深的位置上,在这里他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选择突破防线。如上图所示,他的传球找到了孙兴慜,卢卡斯,阿里和凯恩都孙的身边。当马蒂普试图接近他时,孙兴慜将球传给了凯恩。

一旦凯恩控制了球,热刺就有了4v3或5v3的机会。罗伯逊和阿诺德都有球员在内线跑动。这对热刺来说是一个非常有希望打破被动局面的机会,但是最后还是因为糟糕的执行力而没有成功。

本场比赛中,热刺多次采用不同的防守阵型。有时他们保持4-4-2阵型,有时有变成了4-3-3、4-4-1-1或4-5-1阵型。考虑到热刺球员的灵活性,他们可以在不同位置上进行配合。这样的变化对热刺来说有好处的,因为即使他们可能被对方抓出了盯死了,但不会对他们的防守形态产生太大的影响。在下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凯恩和埃里克森组成了第一道防线,阿里和孙兴慜在两翼。

当球在前场时,托特纳姆将采用4-3-3阵型防守。凯恩和孙兴慜顶在前面,阿里或埃里克森与他们形成第一条防线

当利物浦将球推进到自己的半场时,热刺将会回到4-5-1或4-4-1-1的阵型。

公平地说,这并不是利物浦的典型表现。他们放弃了控球,通过简练的长传来快速推进。在比赛一开就取得领先之后,他们更注重在前场对热刺的防守,他们更多地选择简单的长传来发动进攻。比赛数据上的变化清晰地显示了这一点,在决赛之前,利物浦每次球权平均传球5.73次,而在决赛中,这个数字降到了2.23次。决赛前他们的平均传球长度为19.94米,而决赛时这个数据为22.75米。整个赛季他们的平均传球成功率为85.7%,决赛中成功率只有70%。在整场比赛中,利物浦只完成了177次传球,而他们平均完成了582次传球。

利物浦在决赛中的不同风格通过观察球员的个人传球数据得到了进一步的证明。阿诺德本场只完成了11次传球,准确率为46%。而整个赛季,阿诺德场均55次传球,成功率为76.3%。利物浦的每一个球员的平均传球次数都很低。

克洛普在决赛中做出这样不同以往的战术变化是成功的。但这并不是说利物浦放弃了他们一贯的打法。他们在踢球门球时仍然选择短传而不是长传,如下图所示。这两名中后卫分散在肋部,维纳尔杜姆和法比尼奥落在禁区前。但与热刺不同的时,利物浦在中前场投入更多的兵力,以至于中场没有更多球员回撤来接应传球,可以看到他们在中场留下了巨大的空间,这样前后脱节的情况也是利物浦更多使用长传的来推进的主要原因。

物浦有时能够利用对方的压迫盯人来创造进攻机会。在下图中,我们可以看到热刺的球员们都站到了防守对方球员的位置上。西索科都被吸引到了前场,只有温克斯一人在防守中场。当菲尔米诺回撤,亨德森稍稍向前推进时,温克斯二人挡在了球场中路。在很短的传球时间内,这次进攻最终到达了热刺的禁区边缘,萨拉赫的射门偏出了球门。

热刺同样是一支非常擅长压迫的球队,很明显利物浦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就像利物浦把对手压迫进中路一样,热刺也想把利物浦拖入围抢的陷阱。然而,利物浦为了避免陷入陷阱,不惜一切代价绕过了自己的中场,更多地利用长传球并试图将球留在对方半场。热刺曾在伊蒂哈德迅速攻入两球,因为他们的压迫成功地抢回球权,很显然,利物浦不愿意这样重要的比赛中冒如此大的风险。

利物浦的锋线三叉戟使他们有更大的机会从远距离的直接长传球中获得控球权。在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前面三人站位的紧密程度。利物浦进攻中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中场球员与边后卫的位置轮换。我们可以看到,维纳尔杜姆正在左后卫的位置,这有利于罗伯逊向前跑动。罗伯逊是利物浦最好的攻击型球员之一,让他在前场候发挥出自己的作用是利物浦取胜的关键。

当马蒂普带球向前推进时,左翼的罗伯逊处在空位上。利物浦明确地执行着他们的进攻计划,马内在中后卫身后进行了一次由外向内的跑动,试图接住马蒂普的长传。

坚守了80多分钟没有再失球,热刺相信他们可以在这场比赛中扳平比分。然而,当奥里吉为利物浦打进第二个进球时,这又是一次定位球制造的进球,热刺再一次吃到了利物浦定位球的亏。他们的防守问题的再一次暴露了出来。

紧跟着一些热刺球员开始冲出禁区,这是为了让对方攻击落入越位陷阱。球在空中跳跃着,而此时的禁区内球员都关注的皮球的方向,热刺四名球员还在禁区内站到了一起,他们聚集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在他们右边就是无人盯防奥里吉。

马蒂普在四人的前面沉着地把球打到奥里吉的路线上,后者冷静地射门终结了比赛。尽管在防守定位球会出现不可预估的情况,但是热刺在防守中暴露出的漏人问题显然是不可原谅。

虽然很多人对这场欧冠决赛的精彩程度不甚满意,甚至把它评为史上最难看的决赛之一。但从战术角度来看,这场比赛是非常很吸引人的。由于两支球队彼此非常熟悉双方都小心翼翼地避免落入对方为他们设下的陷阱,因此他们都调整了自己以往的风格。

热刺一直占据控球上的优势,尽管在比赛中做出了战术调整,他们还是无法找到取胜之匙。如果他们能在最后的一脚传球上处理得更好,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反观利物浦,克洛普的战术思想更明确,放弃控球和中场,直接长传把球推倒对方的半场,在那里通过积极地高压紧逼迫使对手出错。显然,克洛普成功了。

尽管场面上无法让所有人人满意,但是对一支职业球队来说,在决赛中必须小心谨慎,拿到最后的冠军才是最重要的。利物浦证明了他们是当今足球最出色的俱乐部之一,他们在战术体系上清晰准确的执行力也证明了克洛普高超的执教水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