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双簧管因他焕发光彩

列昂古森斯与他的妻子、现代舞先驱莱斯利布罗斯

当我们谈到双簧管这类稍冷门乐器时,伟大演奏家们往往难以获得与作曲家同行们相近的知名度。考虑到这样一批出色的演奏家常常也是作曲家们题献的对象,了解这些演奏者的生平经历对学习作品而言亦大有裨益。自20世纪初,以列昂古森斯(Leon Goossens,1897-1988)为首的、活跃在英国乐坛的双簧管演奏家,以自身极高的艺术成就、传奇般的职业生涯和代代传承的艺术理念,建立了双簧管演奏的新英国学派。

古森斯一家很早就扎根在英国音乐界。列昂古森斯的祖父、比利时指挥家欧仁古森斯(Eugene Goossens)于1873年举家迁往英国,后担任卡尔罗萨歌剧院总监并指挥了瓦格纳歌剧《汤豪瑟》的英国首演。列昂古森斯1897年生于英国利物浦。1911年至1914年间他就读于英国皇家音乐学院(RCM),甫一毕业,17岁的古森斯便成功取得女王音乐厅管弦乐团的首席职位。“一战”后,他与兄长尤金合作在英国进行了《春之祭》的音乐会版首演。1924年起他加入伦敦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再续乐队生涯的同时,也开始在伦敦大学皇家音乐学院(RAM)与伦敦皇家音乐学院(RCM)担任教职。1932年,伦敦爱乐乐团成立后,古森斯担任首任双簧管首席,并开始以独奏家的身份活跃于世界舞台。凭借独树一帜的音色、精湛的手指技术和现在看来略显夸张的演奏法,古森斯的演奏大受听众和专业人士的追捧,获得广泛的国际声誉。

为古森斯近70年的传奇生涯更添上一抹浓墨重彩的,是1962年的一起车祸。莱昂古森斯的面部、嘴唇和牙齿在事故中受到重创,下唇完全失去知觉。他凭借巨大的毅力,恢复了演奏技巧,于1965年以巅峰状态回到舞台。他将晚期的职业生涯奉献给了高质量的大师班与讲座音乐会,直至1988年病逝于伦敦。

在两所英皇任教期间,列昂古森斯的学生包括彼得格雷姆(Peter Graeme,曾任英国北方皇家音乐学院教授),特伦斯麦克唐纳(Terence MacDonagh,曾任BBC交响乐团首席、皇家爱乐乐团首席、英国皇家音乐学院RCM教授)和西德尼萨克利夫(Sidney Sutcliffe,曾任英国的爱乐乐团首席、RCM教授)等众多知名演奏家,徒孙辈更有尼尔布莱克(Neil Black,曾任伦敦爱乐乐团首席、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教授、市政厅音乐与戏剧学院教授),埃德温罗克斯堡(Edwin Roxburgh,曾任英国皇家音乐学院RCM作曲与指挥教授、伯明翰音乐学院作曲系执行主任),约翰沃拉克(John Warrack,曾任每日电讯报和周日电讯报乐评人、牛津大学音乐系教授),罗伊卡特(Roy Carter,曾任伦敦交响乐团首席,同时在市政厅音乐与戏剧学院与两所皇家音乐学院任教),安东尼卡姆登(Anthony Camden,曾任伦敦交响乐团首席兼董事会主席、香港演艺学院院长)等。换句话说,古森斯的门徒不仅支撑起了整个英国双簧管界,更是在世界范围内大放异彩。在众多出色的门徒中,古森斯所建立起的新英国学派最重要的继承人是伊芙琳罗斯维尔巴比罗利夫人(Evelyn Rothwell Barbirolli)。

伊芙琳罗斯维尔就读于RCM。毕业不久后,伊芙琳被任命为科文特花园管弦乐队的第二双簧管,并大受时任指挥约翰巴比罗利的赏识。很快,伊芙琳罗斯维尔以当时罕见的女性身份征服了包括苏格兰皇家管弦乐团、伦敦交响乐团和新女王音乐厅管弦乐团在内的诸多英国顶尖乐团。

1943年,伊芙琳以独奏家的身份回到英国的曼彻斯特。在萨尔茨堡,伊芙琳与哈雷管弦乐团合作,为刚被重新发掘出版的莫扎特《C大调双簧管协奏曲》(KV.314)进行世界首演。至今这首作品已被所有的双簧管从业者奉为圭臬,成为必学必演的曲目。1971年起她任教于RAM,延续着双簧管新英格兰学派的传承,直至2008年离世。

在列昂古森斯之前,古典乐派之后,长笛以外的木管较少被作为独奏乐器使用。圣-桑1921年病逝前分别为双簧管、黑管和大管创作了三首奏鸣曲,在与友人的信中圣-桑说:“(我创作的这些独奏作品)是为了给它们一个被人们听到的机会。”这也从一方面体现了当时的木管乐器在演奏上的局限性。列昂古森斯与新英国学派为双簧管作出的最大贡献,便是他对双簧管演奏技法的改进以及对双簧管独奏性能的拓展。

彼时的双簧管演奏主要分为德国学派与法国学派;德国学派有着宽厚而直白的音色,而法国学派的音色更加纤细敏感。列昂古森斯将二者加以融合,所产生的明亮音色成为了他的招牌,被时人描述为“轻巧而清澈,看似喘不过气”。列昂古森斯在颤音演奏法(Vibrato)方面也作出了重要探索,这在当时引起了老一辈演奏家的反对。事实证明,利用稍显过分的颤音已经作为英国学派双簧管演奏的特点之一,成为当代作品中重要的装饰手法。在安塔尔多拉蒂(Antal Dorati)为双簧管所作的五首小品之一《蚂蚁与蝉》中,这种颤音甚至被用来表达“寒冷并饥饿”的凄惨之态。在哨片的使用上,古森斯偏向稍短的U形切口,这种形状的哨片阻力更小但对嘴唇控制力的要求更高,同时也是他独特音色的关键。这些特点伴随着古森斯的教学过程逐渐成为双簧管新英国学派的特色,随之而来的、更强的表现力与多变的色彩,使得双簧管得以作为出色的独奏乐器登上舞台。

新英国学派对双簧管的另一大贡献,是对双簧管作品库的拓展。受古森斯与其门徒出色的音乐与技巧之感染,当时的英国作曲家纷纷将作品题献予他们,最知名的有尤金古森斯为他弟弟所作的、最受列昂喜爱的一首《双簧管协奏曲》,本杰明布里顿19岁时创作的单乐章室内乐《Phantasy Quartet》,爱德华艾尔加爵士只完成一部分的《Soliloquy》,以及最常被演奏的、沃恩威廉姆斯为双簧管与弦乐队而作的《双簧管协奏曲》。许多过去作品中看不到的高难度技术片段开始在这些作品中时常出现并成为后来作品的参照,例如,沃恩威廉姆斯的《双簧管协奏曲》中的许多技巧都可见于马提努后来的的协奏曲。彼时的英国掀起一股为双簧管创作的热潮,包含大量独奏、协奏曲和室内乐作品。正如尤金古森斯曾坦言:“19世纪最伟大的古典和浪漫主义音乐之所以忽视了双簧管,是因为他们没有遇到一位可以为之创作的列昂古森斯,我们当代的作曲家则得益于他的精湛技巧。更准确地说,我们实则受到他精湛演奏的挑战,而不得不在该乐器的演奏范围上远远超越17与18世纪前辈所设下的极限。”

在技术之外,古森斯的演奏十分强调力度与演奏法间的对比,这种演奏风格极大扩展了双簧管的音乐表现力,也促进了其他木管乐器演奏风格的转变,使得古森斯的成就不局限于双簧管本身。正如1988年旗下的《音乐时代》杂志在他的讣告中写道:“古森斯对技巧的掌握与对音乐性的苛求不止影响了其后的双簧管演奏者,更影响了其他木管乐器演奏的发展。他对音色和句法的控制及他对颤音的改进在他与比彻姆(Sir Thomas Beecham)合作同皇家爱乐乐团录制的专辑中极为明显大大拓展了该乐器长久以来缺乏的表现幅度”他的同僚、英国单簧管演奏家杰克布莱梅尔(Jack Brymer,曾任BBC交响乐团与伦敦交响乐团首席)甚至称他:“为全世界木管发展作出的贡献远超其他人。”

正如乔纳森斯莫教授坦言:“可惜,如今一切都在变得泛欧洲化,各国各学派间演奏风格的差异也在减小,如今你只能从很少的演奏家身上听到传统的英式声音。”从另一方面来看,或许英国演奏学派的独特风格逐渐褪色,令人惋惜,但这也意味着各学派都在不断地取长补短,完善自己的诠释与演奏,对该学派而言是发展而非消亡。

双簧管的不列颠学派当然不是由一名或两名出色的演奏家所建立的;它是由一代又一代的音乐家,在突破演奏限制的尝试中,不断引入新的技巧,潜移默化地建立起来的。双簧管作为一门性能难以与钢琴、小提琴媲美的乐器,却能凭借它独特的魅力与色彩征服着听众的耳朵,正得益于每一位音乐家的一次次尝试与改进。

双簧管的不列颠学派也绝不是孤独的;同时期的皮埃尔皮洛特(Pierre Pierlot)和戈登亨特(Gordon Hunt)等大师,都以他们各自的方式对不列颠学派产生了千丝万缕的影响。音乐无国界,演奏本身更不应有国别之分。后代的音乐家们在学习与诠释音乐的过程中,对这条道路上的大师报以敬意,或许本就是传承延续的一种体现。 刘家宝

如遇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相关文章刊发之日起30日内与本网联系。版权侵权联系电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