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彼德讲马:警惕赛马政治化 嫡爱心回师谷草

什么叫“一国两制”?在上世纪80年代中英关于香港问题谈判时,中方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

不过,新冠大爆发前夕,香港马曾因政治而停赛。由于支持政府修例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名下马参赛,部分激进反对派声称要去马场“增兴”,甚至要“光复马场”。因为担心出现暴力冲突,香港破天荒的将香港生活方式重要象征的赛马,因泛政治化而被停赛。

130多年香港赛马的各项纪念杯赛,犹如现存的历史建筑物,记载着一个时代的烟火,唤起香港人怀旧的记忆。如“皮亚士杯”、“女皇杯”、“皇太后杯”等,往往被打上殖民地时期的不良标签。在香港回归后,“国庆杯”、“回归杯”和“粤港杯”同样宣示着香港赛马进入新的时期。更有人将“赛马”引入姓资姓社政治敏感话题。

每当体育赛事带上了政治色彩,人们就会想起乔治•奥威尔的名篇《体育精神》。“你比赛是为了取胜,如果不曾竭力争胜,那么比赛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你为两方加油,感受不到地域性的爱国主义时,还有可能只为娱乐和锻炼而比赛,但只要声誉问题一冒头,当你支持的团体失败而感到蒙羞时,那么最野蛮的战斗本能就会被唤醒。坦率地讲,国际层面的赛事形同模拟战争。……换句话说,这就是战争,只是减去了射击。”

四场“浪漫老挝”三次热身后,上仗慢步速凭凌厉后劲竟赢二个多马位,今仗机会大把。九场快马不多,对于能跟善带的“嫡爱心”有机会把控偏慢步速,今又回师谷草1200米首本路程,五档靓位绝难轻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